贝斯手亦乐


你也许不知道有些人叫我亦乐,也许不知道我是贝斯手(或贝司手)。

这里说说我和Bass的认识经历。

 

他是那么的毫不起眼,一般上我会为keyboard, drum, guitar疯狂,上去讪讪几句,都不会去对bass瞧上那么两眼… 事实上,他从不缺席,我也从来没在意过。

第一次正式接触是在新山关怀教会郭金顺传道的Jazz Big Band. 那时传道要我兼职吉他和贝斯手,我就玩玩咯,还记得第一次玩的歌是Db key的,还看低音符号,简直是索命……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把整首歌硬硬背下来,还好贝斯都是一个一个多重复的note。玩着玩着也不亦乐乎。尤其又是Jazz的音乐, 我感觉到他那份稳重又带调皮的个性,嗯,挺不错玩的。

 

那时还记得有一次练团迟到了,金顺传道还很好的说,太好了,我们的bassist来了,然后他告诉我,一个乐团里bass真的很重要。这是我第一次听过这说法。我就将信将疑的听下去吧。

 

很可惜,还没到两个月,我要去新加坡工作了,我就失去了这个乐团……其实心里很过意不去的,感觉很对不起传道,搞团的人都知道不稳定的团员最难搞了。

 

第二次,我进入了安提阿教会的敬拜部,敬拜部团长育福问我有没玩过bass也叫我兼职。(现在想起来他们还真看得起我啊……我那时那个毛头真的什么都不会的)

 
不过我一开始还是不情愿的,又没有谱,跟着chord root弹感到很无聊。那时还真的很汗……一开始很谨慎的慢慢玩,然后仔细观察,我的一举一落竟然可以带动全场的气氛。我望了望手上的贝斯,他还是稳稳的,重重的。果然,贝斯是整个乐团的灵魂,他精神爽快,大家都很high,他不舒服,大家都要跟他难熬。尤其是在live band里,需要默契的live band, 鼓和bass的配合绝对可以扭曲整个场面,可以带动也可以破坏。

我慢慢发现他的不可思议之处,从他发现许多从来不在我字典里的新大陆,也逐渐爱上他。当我二月买了iPod touch时,我叫apple刻上了 ::Bassist::

我对贝斯有个解释。就说一首曲就是盖一栋房子。不管要求是盖怎样的房子,要求说要盖在马来西亚,大家分工合作努力的把房子盖好了,然后发现盖上的那片大陆竟然移走了……他游到菲律宾去,那不管房子盖多好,总是盖错了……而且大家都不会怪那片大陆,因为大家以为那大陆本来就在那里的。贝斯就是那大陆,贝斯打错了,一般观众不会知道是我,……除非了一些比较资深的或者我错到天上去了才会被发现。我曾经害到鼓手,节拍打得乱七八糟,大家还以为这次鼓手很不稳定;我也曾经不小心走错和弦,害电吉它手被怀疑玩错了。呵呵。其实都是我这个初出茅庐的贝斯手搞鬼 =P

现在我爱上了bass. 希望,我和贝斯可以被接纳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