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见一个失意的男人

现在早上六点钟,我梦醒了。我试着回忆刚才的梦,要把它写下来。这些事情可能很私人,隐私问题,可是我没有这样去认为。

刚才,梦到了一个阶段,我好像是在从事社区工作,忙碌了一整天后,回到家里。我看见我妈妈在安慰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一直在诉苦。我妈妈常常做这些关怀安慰的工作,我也不觉得很奇怪。可能我应该觉得奇怪,因为他是个男的,造理说不应该有异性辅导的情况。

听着听着,我真的听不下去,这个男的很哀怨,他说自己要死了,他身患重病,可是还没证实的,他怪这个那个医生没有能力医他,他几乎埋怨了这个世界一切可以埋怨的。我妈妈就说几句开解的话。

我也不记得剧情怎样发展了?到了一个情况,我妈妈好像把我叫过去,我就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,细细去体验患绝症病人的心理,然后我就过去借了他一个肩膀,抱着他,给他一些肯定,告诉他没事的……哪里知道他就忽然狂哭,大哭。一瞬间,我想起我曾经也这样哭过,就是今年五月一号家庭营的时候。是一种很释放的哭,是心里最深处的问题被解决的时候,很痛快的。我就静静的让他嚎哭了一段时间。最后他说了一些话,我也不记得许多,他应该不是基督教徒,扯说了什么亚伯拉罕什么什么的,我记得的是,他说他应该感到满足了,这个世界上父子能够相拥抱的人都没又几个呢。然后他就走了。

我很自然的当作他心理病治好了,思想开始转正了,转向积极正面的想法。可是,我又觉得他那样的哭不正常,我就问我妈妈,他是谁?我妈妈说,是你爸爸。我愣了。我爸爸不是我十多年前看到那个吗?妈妈回答说他变了很多。我一时间完全明白了他的嚎哭。。。。

掀螺鼓浪-浪之舞

这也是一个我很爱的梦,有喜悦,友谊,创造力和震撼的梦。

我独自到一个荒岛的海边一段时期,海湾住着一族的人,我就那里认识了当地土著,他们非常欢迎我,热情招待。

我和其中两姐弟很投缘,有相逢恨晚的感觉,我就住在他们家里。他们带我到海上给我尝试各样他们的玩意儿,各种冲浪方式和器具。可惜我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了,没办法分享。当时我非常好奇,新鲜的东西太多了,我还没发现,这个海的海浪很大,很特别,又不会有危险的感觉。

他们就带我到海里去,海底有个海下室,是个Control Room. 里面控制什么呢?应该猜到了吧,海浪……

墙上有挂着很多的海螺,有的可以旋钮的,有的像按钮的,有的像手杆推上下的。他们就用这些海螺控制整个海域的浪潮,而且从里面的屏幕你可以看见整个海的情况。太帅了。

我忽然又个水之表演的感觉,他们教我怎么控制,让我玩。我花了一点时间来学,适应。这东西设计得很好,非常人性化(好像是我用过的那么多软件中设计得最人性化的了) ==” 所以我玩得不亦乐乎,脑海里不断涌出很多很特别的玩法。

梦要结束了,我就和那姐弟俩坐在海角石堆丘上,心交,享受那美丽的风景。然后我就醒来了。

这是在沙捞越州古晋读书时的一个梦,整个梦里没有声音,那个世界的语言好像不是透过话语交流的,在没说话的情况下,我可以知道他们喜欢我,他们可以教我东西,我也可以告诉他们我很开心。整个梦里不需要音乐,这个气氛好似就是比音乐还垫得更底,更有感染力的音乐。整个世界的色调是sepia的,静默无言但喜悦的气氛围绕。

google了一下,可能我曾经在这里吧?这是一个摄影师Victor在非洲拍的。

Sea in Sepia

梦的许多细节我忘记了,可是希望读者也感受到那天堂般的意境。

妖精的旋律

这里介绍一部日本动画《妖精的旋律》。

妖精的弦律

嗯。我没看过。

 

我常常做这种事,先听原声带,如果好听再看电影。

有一晚,我在宿舍里听着这个诡异的原声带睡着了。出乎意料的睡得很甜(一般上我不能忍受和音乐一起睡觉)。不知道过了多少个世纪的,这段时间我完全失去知觉。慢慢的我觉得很热,我就醒来了,我躺在一片大荒地的草沟里,草都是稀长枯黄色的,沟旁是比较结实的石沙马路,荒地平原全是石沙地,很干燥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在这里,不过潜意识里说,我要回家了。

天边泛起了黄沙,有一辆公车远远驶近,我招了招手,搭上了公车。公车慢慢离开了边疆地带慢慢进入繁荣市区,车上人却越来越多,偶尔看到几个似乎面善的脸孔,好象是小学的朋友了。看到对方,有些疑惑,有些微微笑。。

慢慢,越是遇到很多认识的人,而且是慢慢越接近现在认识的朋友,他们看到我自然过来和我聊上两句,几位中学的朋友,多年不见,大家见面是很开心。接着就更熟悉的人上车了,他们看到我是很惊讶,说原来传闻是假的。。。我很好奇,什么传闻什么假不假,他们说听说我发生意外,已经不在了,原来不知是那个混蛋乱传的谣言。我是越觉越是不对劲 。。。

接下来上车的更是莫名其妙,根本是最近才合作,同甘共苦的朋友,他们的震惊的跑过来说什么,你没死,你还活着。。。他们说我在三年前发生了意外,早就死了,他们都来了我的丧礼。。。怎么还会看到我,感觉非常诡异,问我怎么会在这里。

我早热得满头是汗,努力的回忆我睡前的最后一件事,可是什么都没能想起,我只想快点回家看看,我也没告诉他们什么,我到了我家,下车。

我家是双层店屋,楼下出租给别人做生意(事实上我没住过这个地方,只是小时外婆家是类似过这样的地方),我推开了铁闸门,偷偷的溜上去,伸头进去看,我看见我弟弟,正在做功课,是长大了的弟弟。我还看到里边有个台位,上边是我的照片。。。

我觉得天旋地转,马上冲进去问弟弟,妈妈在哪里?然后我一直找电话簿打电话告诉大家,告诉我所有的朋友,我在家啊,我没有死啊。。。

梦这样醒了,可是我的情绪还是很激动。。。我还想告诉我的室友,我还活着啊。。。

想想,当时我的心理应该是怕得不到别人的接受吧,我也不希望别人用过去式来说我的名字。让我回来吧。

期待的二重奏

Tell a dream. This was happened in 2006, 21st August

让我来说一个发生在2006年 八月 廿日的夜里梦。

I saw a musical script and a little boy

我看见了一份乐谱,和一个陌生的小男孩,他看似不是本地人。

the boy have with a flute… It is a western flute 

那小男孩手中握着一只笛子,那是一只西洋的笛子 继续阅读

My Dream World

This new category here to typi typi down some of my dreams.
I have a complex thought and Simple mind, so I have a wonderful dream world sometime.
As the time goes, they leave and now is lesser and lesser to own them at night.
13304w_dali_lights_dream
Glad that I remember some of them. Share here with who like to know my dream world. And I wish to record down when they are with me again. It is a wonderful experiment ever I can tell. Just because they sometime out of my imagination.